中國音樂家網,www.bykqfm.live
中國音樂家訪談
專訪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印青
發布日期:2018-12-9        信息來源:中國音樂家

       抒寫時代精品樂章

               ——專訪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印青

     

          (文/趙碧清)

 

       把脈時代發展,心系家國情懷。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中央軍事委員會政治工作部歌舞團國家一級作曲家印青始終堅定自己的創作宗旨和信念,譜寫出一篇篇傳唱不休的音樂華章。

      無論是雄壯的軍旅作品,還是優美的抒情曲,無論是民族、美聲還是通俗歌曲,印青都把作品的精神用音符演繹到極致。

      譜軍旅之歌

     父母都是軍人,從小在軍營長大的印青,16歲入伍,在部隊演出隊任小提琴手,后又當過戰士、排長、文化干事,88年調入原南京軍區前線歌舞團,一呆就是12年,2000年調到當時的總政歌舞團。多彩的軍旅生涯,鑄造了他莊重又文藝的內在氣質,也孕育了他獨特的藝術風格。“到現在我的作品已經將近2000件,50%以上是軍事題材歌曲、歌舞劇、舞蹈音樂和影視作品,這也是我最在意、最用心的作品。”印青說,“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是我創作軍旅歌曲的宗旨,也是我灌輸的一種精神和情懷。”

      他創作的《當兵的歷史》《出征歌》《強軍戰歌》《不要問為什么》《邊關軍魂》《軍歌聲聲》《邊防星》《當你的秀發拂過我的鋼槍》《祖國在召喚》《戰士與母親》等一首首具有時代特色的軍旅歌曲,在軍內外引起很大反響。

      音樂有靈魂,這靈魂是什么?就是真情。要想讓戰士愛聽愛唱你的歌,就要讓你的歌抒發出戰士心中的豪情。印青把一腔熱血投入到部隊文藝創作和演出中,深受戰士們的喜愛。

      純娛樂性的作品印青幾乎不寫。“記得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一家音像出版社拿了6首詞請我譜曲,稿費每首2000元,這在當時是很高的報酬。我一看歌詞很低俗,就嚴詞拒絕了。”印青表示,“低俗的作品給再高的報酬我也不寫,這是我的原則。作為一個藝術家,對大眾的審美應該是引領的,而不應該一味迎合。”

      隨著年齡閱歷的增長和對藝術的獨特見解,印青對作品的要求越來越高,“現在再寫一些小作品已不足表現我內心所表達,大作品才能充分展現我的創作手段、技術和藝術思想。”

      從2012年的《運河謠》到《長征》再到《邊城》,印青6年創作了3部歌劇。其中,由閻維文主演的軍事題材歌劇《長征》近日在國家大劇院進行了第五輪演出。這部劇從2016年上演至今,已演出了30多場。

      對于這么多年的創作生涯,印青表示,一開始是純粹的熱愛,后來隨著年齡的增長,就逐漸感覺是一種責任。“你寫的東西為國家、軍隊和老百姓能起到什么作用?說大了,能對社會發展起到推動作用,說小了,要對人們心靈起到凈化作用。”

      創時代佳作

      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對于著名作曲家印青來說,他的這四十年是不同凡響的,從當初的成名作《當兵的歷史》到《走進新時代》《江山》再到《走向復興》《共筑中國夢》《強軍戰歌》等歌曲,幾乎所有作品都是在改革開放過程中的一些關鍵的節點上創作的,很多歌曲都成為時代的符號。

      西部大開發他寫了《西部放歌》,修建青藏鐵路寫了《天路》,印青的創作風格極具鮮明的時代性、民族性和軍旅風特點。

      “每到一個關鍵的節點,我心理情感上都有一種撞擊,這個撞擊會使我產生靈感。”印青說。

      “聽到黨中央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我特別興奮,于是創作了《走向復興》。”印青說,復興之路,是無數革命先烈為了追求民族的復興,前赴后繼,獻出了自己的熱血青春。這個音樂應體現中華民族那種堅定沉著,能在音樂中感受到一種傳承,一脈相承的影子,旋律應體現穩健大氣一面。

      印青的作品旋律流暢、真誠動人、或抒情柔美或豪邁激昂。既高產又風格多樣的音樂作品,深受廣大聽眾的喜愛。

      抒寫精品樂章

      很多人會認為,現在寫一首歌對印青來說是很簡單的事,但他卻不這樣認為。關鍵是要求更高了。“我以前寫歌很快,一兩天就能寫出一首歌來,有時甚至一兩小時就可以寫好一首歌。現在反而慢了,經常要半個月或者一個月才能寫一首歌,且琢磨了,歌劇就更難了。”

      “如果你的作品只達到展示個人作曲技巧的目的,沒有真正感染老百姓,就不能算是一部好作品。”在印青看來,一部優秀的作品應追求藝術性和大眾性有機結合。

      上到80多歲耄耋老人下至8歲兒童,印青的歌迷各個年齡段都有。“我的音樂既要讓人得到撫慰,也要讓人受到激勵、鼓舞,在精神上受到洗禮。”

      有人開玩笑說,印青是一個江南人,為什么寫各地不同風格的音樂都很到位?印青表示,“我背后花了多少功夫,付出多少勞動你們怎么知道?”談到業余愛好,印青說,“朋友們說我是一個特別無聊的人,整天要么在錄音棚,要么就是在排練廳和開會,回家后再寫寫,凌晨3點后睡覺是常事。”

      為了吸取新的養分和創作靈感,印青經常到全國各地和部隊基層采風。

      在印青看來,精神歸屬才是最高境界,以情動人其實是對歌曲的最低要求,是第一層次,精神歸屬才是第二層次。就是說歌曲不僅要有感情,還要透出一種精神,愛情歌曲要讓人唱出愛恨情仇,主旋律歌曲聽起來不但要好聽,還應有一種民族精神、時代精神,骨子里還要透著一股勁,那才叫真正動人。

      “藝術只承認一流,時間只記得精品。”印青最欣賞這句話。

    (來源: 新華網

 

 

中國音樂家網

【國家信產部備案  京ICP備字:09007854號】

扑克K免费试玩